當前位置:趣史網 > 歷史解密 >

古代帝王的奇怪飲食:吳王闔閭竟然愛吃腌咸魚

發布時間:2019-06-04 類別:歷史解密

古時帝王,最講究的就是吃,山珍海味,鐘鳴鼎食,極盡鋪排之能事,自不必說。這里說的,是他們怪異的重口味。春秋之際,齊桓公就想模仿商湯故事,稱王稱霸。當然,形式上也講究,必須得找個好廚子。這個廚子叫易牙,見了國君也是一通吹牛。齊桓公想難難他,說:你先給咱做點好吃的,至于吃什么呢?我啥都吃過,就是沒吃過嬰兒。

易牙也真狠心,回家就把自己的兒子蒸了,獻給國君。齊桓公竟然沒覺得這人變態,倒覺得他忠心,便一心把他往伊尹那個方向培養。可惜,易牙不是那塊料,反而要了齊桓公的命,是他在齊桓公老年時發動政變,生生把齊桓公給餓死了。一個國家里最好的廚子,餓死了權力最大的國君,這事怎么說,都太富有戲劇性了。

時代晚一些的吳王闔閭,喜歡吃腌咸魚。起因是他帶兵渡海打越國,船上沒糧了。正張皇的時候,無數金色大魚游了過來,它們自投羅網,成了吳軍的口糧,而且數目如此之多,直到吳軍班師,還沒吃完。吳王回來問那些魚還在么?回答是都腌成了魚干。于是吳王就大吃特吃起來,不覺咸,反覺美,還當場寫下了一個字,上面是美,下面是魚,這字后來演變成了鲞,專指魚干。

不少帝王酷愛腥膻。漢昭帝劉弗陵喜歡釣魚,經常帶領群臣在渭水垂釣。大夫任緒釣起了一條白蛟,長三丈,無鱗,齙牙。小劉想都沒想就把這東西給吃了,意猶未盡,再找人去釣,就釣不上來了。

找不到美味食材怎么辦?這個問題在三國期間已經有技術能力解決了。有一天,吳主孫權和一個叫介象的術士聊天,說得興起,介象在園子里種起了瓜菜百果,一種下去,就長大了,拿起來就能吃,把孫權看傻了。倆人說到什么魚生吃最好。介象就說,緇魚好吃。孫權說,緇魚是海里的,這沒有。介象又來勁了,讓人在院里挖了一坑,那魚竿那么一晃悠,嘿,還真釣上來一條。當然,你要是看過現代魔術的話,不覺得這事新鮮,但孫權當時絕對被忽悠住了。

緇魚是啥呢?就是現在說的子魚吧。

赤壁之戰后,孫權在湖北擺慶功宴,廚子也端上一種魚來。孫權不認識,問這是什么,那人答,這魚喚作槎頭鳊,漢水特產,肌肉鮮美。孫權一吃,味道果然不差。后來孫權的孫子孫皓非要把國都從建業遷到武昌,重要理由,就是武昌有槎頭鳊。老百姓不樂意了,唱出了一首民謠: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止武昌居。對,槎頭鳊就是現在的武昌魚。

做皇帝也有混的慘的。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趙昺,一路被元軍追殺,一直逃到福建,餓得五迷三道。當地人也沒糧食,煮了些番薯葉子給他吃,沒想到一吃,覺得還真不錯,就賜了個名字叫護國菜。國最后也沒護成,皇帝跳海了,但菜留了下來,那番薯葉子湯,現在已經煮得相當有品相了。

什么最好吃?這是皇帝們總在思考的問題。隋文帝為此特別寫了一個告示,向廣大臣民征求答案。有個要飯的叫詹鼠,把榜揭了。皇帝問他,你知道什么最好吃么?

詹鼠只答了一個字:餓。

他帶著皇帝滿大街轉悠,把皇帝餓得前胸貼后背。最后給皇帝一張蔥油烙餅吃,皇帝吃美了。回來就封了個詹王。

的確,餓是最好吃的。

歷史風云人物
福建体彩31选7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