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趣史網 > 春秋戰國 >

宋國數百年來最出名的君主為什么只有宋襄公?

發布時間:2019-05-15 類別:春秋戰國

整個宋國數百年能夠拿得出來的君主就之后宋襄公,而且這位君主還是常常被笑話的君主,就是迂腐的假仁義害了自己又害了宋國,人們津津樂道的就是把楚成王的北進中原與宋襄公的迂腐形成鮮明的對比,歷經數千年的演繹而來,宋襄公幾乎成了宋國的基本代言人,即便在任何搜索引擎中宋國,大多數映入眼簾的都絕對是一張圖片,就是宋襄公威風凌凌的站在一輛戰車之上,手執長矛,指揮著幾匹戰馬往前沖鋒,身后跟這宋國子弟兵們,一副要去稱霸諸侯的模樣,但后人都知道,宋襄公這是趕著去給楚成王送大禮,就是在泓水之戰中敗于楚國,最終將宋國霸主之夢送給了南方的蠻夷之國楚國。這的確是個很奇怪的事情,難道泱泱大宋國就沒有其他可以拿得出手的君主,難道宋國真的就如此不堪一擊,只配當作諸侯們的笑柄。

多年以來,宋國人就在不斷輪回著這個國家的衰亡與終結,在周天子的興滅國,繼絕世政策中,宋國人本身就是失敗者,臣服于周天子,姬姓諸侯環繞周圍,雖然人們大多相信,宋國是個大國,延續著殷商以來的優秀文化,但正如那些稱霸中原的強國們所知,宋國的國力是每況愈下的,尤其是戰國開啟而后,七雄們以武力改變天下格局的舉措,正一步一步的將宋國拖向深淵。如果宋國沒有改革與復興,國家注定就會加速滅亡。宋國人顯然又是頗具有自我嘲諷精神的族群,或許說是微子所統領的這支殷商后人,反抗的意志力經數年思想洗腦,已經徹底屈服于周王朝,改革與復興,幻想而已。宋人在整個春秋戰國來看,基本上沒有出現過什么徹底的變法派人物和翻天覆地的變法事件,就算是宋國的世仇鄭國,也出現過子產這樣的變法先驅,可見宋國人本來就少有變法之心。

宋國的宋字在甲骨文中就是個房子,頗具有中國傳統文化意象的這個房子,是宋國人的起源。宋人之意,遮風避雨,找得一處地方居家過日子,繁衍生息,延續殷商血脈,這是微子啟臣服周王朝的初衷。用現代的眼光來看,宋不過就是上面一個天花板,下面一根沉重柱,關鍵就在這跟柱子上,是屬木的,雖能支撐起整間房子,但終究是木制的,終究是要腐朽的,性格屬木的人總是溫文爾雅的,始終打不過性格屬鋼屬鐵,就是崇尚武力征伐的人。宋微子啟出于穩定宋國國政的目的,拔高周王朝禮樂體系的地位,使得君臣之禮逐漸深入到宋人的心中,但骨髓里對周人滅亡殷商的仇恨還是有的,這種矛盾思想就促成了宋人本身對周天子的敵視情緒,宋國后來歷次為諸侯所征伐,諸侯們的理由都是宋人不朝貢周天子。

宋國的疆域在整個春秋戰國來看,都不算小,甚至在前期比秦晉魯衛這些諸侯國都要大,大概囊括了今天的江蘇和安徽兩個省份,而且都處于物產豐富,水路陸路交通發達的地區,由于具有殷商人先天的商貿文化屬性,宋國也在數代國君的努力中逐漸成為春秋戰國最為富庶的諸侯國,但越是富庶,宋國就越是挨打,越是到后期這種格局就越明顯,而且越難改變。這是不是看起來非常眼熟?是的,千年而后的宋朝,跟老祖先宋國頗有同命相連之處,也是經濟越來越發達,打的敗仗卻越來越多,直到最后被異族所滅亡。宋這個國名,似乎不太適合用于建立國家。在這個國家里出現的君主,很多都沒有什么抱負心,視野不夠開闊,看得不夠遠,君主都沒有那種稱霸諸侯的野心,即便有個宋襄公,要想當霸主了,沒有拿出槍桿子來,樹個大旗也是仁義,宋人的悲劇似乎很早就已經注定。

正如個體的生命會受到精神法則的影響,國家的命運也會受到社會思潮和政治理念的侵蝕。宋國在思想上常年受到姬姓諸侯的排擠和壓迫,在軍事上則屢屢受到強國的凌辱式的侵略,俘虜國君,俘虜權臣的事情常常發生,但宋人的所謂仁義,應該說是從宋襄公時代就已經跑偏了,那種在戰爭年代迂腐的遵守道德禮儀的控制,在宋襄公這個國君的引領下,成為宋國人所認同的社會思潮,在后來屢屢為宋國人所代代傳承,乃至傳播到諸侯列國時,也將宋襄公說成是仁君,可是宋襄公其實在當時就沒有得到過貴族圈層們的認同,比如宋襄公的弟弟目夷就很不認同其做法,還有楚國的成得臣也說宋襄公好名無實,輕信篡謀。認為宋襄公真仁義的無非就是那些生活在宋國底層的群眾,還有很多不明真相的文人,或者還有那些推崇仁義理念的所謂賢人。對宋國公族子弟,真仁義,假仁義,都是政治權謀,用來忽悠別人還是可以的,宋國后來數百年間,常常發生公族動亂,就說明是假仁義。對于每個看清春秋戰國的人來說,宋人的假仁義其實是一目了然的。

宋國公族和朝臣們的問題在于,他們并不真的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總是在不斷的忘記過去,不斷的犯同樣的錯誤,在北方晉國和南方楚國稱霸其間,宋國夾雜其實,連年戰爭不斷,基本上平均每2年就會發生規模化的戰爭,這對宋國公族子弟而言,本身也是一種折磨。他們一方面聆聽著周天子的禮樂教誨,逐漸認同君君臣臣的理念,一方面又試圖恢復殷商先進文化理念。宋國的公族子弟們始終處于矛盾階段,斗爭與奪權穿插于整個宋國歷史,即便到最終宋國末代君主宋康王,也是奪取宋剔成君的位置成為宋國君主的。可以說在所有的諸侯列國中,宋國的公族內亂是最多,也是最頻繁的,被弒殺和被驅逐的君主也是最多的,這就是宋國仁義的可悲之處。

沒有永恒的強國,國家經常是從內部開始衰朽的,這種衰朽跟人們的道德理念和欲望追求密切相關,宋國公族們對財富、女人、軍政權力乃至文化復興,這種種價值體系和社會思潮在宋國都非常的多,個體的思維常常成為改變政局的關鍵,比如史書中說的華督覬覦孔夫嘉的老婆,而致發生內亂。至高無上的權力,有時候在個體的面前顯得如此卑微,即便是王者也會開始失去存在的價值,王國的滅亡顯得那么的輕而易舉。對宋國人而言,套用那句名言,不是說給我26個先鋒戰士,我們就能征服世界,而應該是給我26個公族子弟,我們就能被世界徹底征服。宋國的命運,系于公族,僅此而已。

歷史風云人物
福建体彩31选7胆拖